找一个家 — 爱情就是避风港?

作者列小慧著
书名:《十六位未婚妈妈的告白 — 妈妈不想错下去》
出版:马来西亚文桥传播中心有限公司2012

早上,他匆匆地吃过我做的早餐,披上外套准备出门:他笑吟吟对宝宝说:“爸爸走了,今天从厨房偷一对鲍鱼回来给你和妈妈吃。”

“你给人捉了,我可不会到警署保释你。。。。。。”我没好气地说:“做了爸爸还是不正经,教坏孩子!”

“我才不跟你妈妈斗嘴,走啦。”他满脸孩子气,挥手便走。

今早阳光灿烂,我特地打开小气窗,让阳光透进这一百多尺的板间房内。宝宝在我怀中安详地入睡,我一边抚弄着他,一边抬头凝望墙上的全家福,不禁莞尔。

这才是我的家。从小到大,我的志愿是作家庭主妇,拥有一个快乐的家。虽然现在钱不多,虽然做厨房工的枕边人常常夜归,但比起从前,我更自由而幸福。。。。。。

失常的妈妈

我曾听过不少出身破碎家庭女孩子的故事,她们或因父母疏于管教而行差踏错,但当女儿恨错难返时,父母都会不离不弃;然而,由我懂事开始,我从妈妈身上,找不到一丝爱。。。。。。

在别人眼里,我的家庭寻常不过:爸爸妈妈、一个哥哥和弟弟。但我的妈妈却一点也不寻常,我甚至怀疑她有精神病。她经常以很奇怪的方式对待我—-

我天资聪明,读书成绩一向很好。小学时每一次默写我都拿九十分以上。同学都很羡慕,经常问我:“喂,你的补习老师很厉害呢!”

每次听到了,我都很委屈:“我妈怎会给我找补习呢,她不打我就好了。。。。。。”

“你装蒜!”同学总是不相信。他们又怎会明白?只是我拿不到一百分,哪怕是九十九分,我都会遭妈妈毒打。妈妈拿的不是鸡毛掸子,而是铁笔盒,她会狠狠地揍我的脚趾,不是只打一两下,而是打上五十大板,她一边打一边骂:“死八婆,打死你,真是蠢,打死你。。。。。。”我想,她不是在管教女儿,而是在打小人。可怜我的趾头,常被打得瘀瘀黑黑。

我常怀疑,妈妈并非真的关心我的成绩,她不过是想糟蹋我,叫我痛苦。还记得有一次数学测验,题目很艰深,全班都不合格。看见试卷上的红字,我吓得要死,心想为什么老师不为我的人身安全着想,把题目订得浅一点。我不敢想象妈妈这次会用什么招式来对付我,在街外流连了很久才回家,我战战兢兢把测验卷递给妈妈,全身怕得颤抖。妈妈看了,二话不说,就叫弟弟来,温柔地跟他说:“孩子,给我撒一泡尿。”当弟弟从厕所出来,妈妈还亲他的脸颊,但转过头来,就目露凶光地瞪着我,一手揪我进厕所:“死八婆!你蹲下!把马桶的尿全喝掉!”

或许因为我是女儿,打从出生起已经讨妈妈的厌了。

一般家庭都是一家人围坐一起吃饭的。但每天吃饭,我只可以躲在房间里,偷偷看家人吃饭。嗅着热腾腾的饭香,我真想可以吃一口。我一边做功课,一边幻想自己喜欢吃的蒜茸菠菜、可乐鸡翼。。。。。。哥哥和弟弟一边吃饭,一边跟爸妈分享学校的趣事,他们笑作一团,听到他们的笑声,我只想哭。。。。。。

饭后,妈妈洗过碗碟,才递过一盘放凉了的混合物给我,全是他们吃剩的肥猪肉和咬不断的菜头。妈妈冷冷的说:“养一头猪比养你更好,浪费米饭!”同学家里的佣工,纵使不会跟雇主同桌吃饭,也有正常的食物可吃,但我连佣人都不如。。。。。。

所以我很害怕留在家里,放学后就溜进图书馆,磨蹭到关门才回家,每次我总得深呼吸一段时间,才有勇气踏进家门。小孩子都喜欢放假吧,但我最害怕长假期,放假的时候妈妈不许我出外,一整天留在家对着她,我真的怕得要死!

在家里,妈妈决定一切,爸爸、哥哥和弟弟都不会帮我,任由我被虐待。只要想起妈妈,我的双手就会不自控地发抖!

头也不回

我从来不反驳妈妈,无论他怎么对待我,我都默默忍受;但我内心一直储存能量,直至我有足够准备和胆量,就离家出走,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安全的家。

从中五开始,我一直兼职补习,每天晚上十时离开,然后到快餐店待至十二时才回家。那时妈妈睡了,我就安全了。我把所有赚到的钱都储起来,做好准备随时离家。

记得中七那年暑假,有一天妈妈又无缘无故地骂我,只记得她作势要打,骂道:“死八婆,连鬼都比你有用!”那次我忍受不住了,挡住了她,反驳道:“既然你不喜欢我,那我搬走!”妈妈没想过一向逆来顺受的我有这种反应,一时呆住了。我简单地收拾了衣物就走,头也不回。

出走那天,我用补习储起来的钱,租了一个板间房,房间很小,只有一个小气窗。我的钱不多,只够买一张单人床和一些日用品,但我觉得很舒服、很自由,我终于拥有自己的地方。

离家后四天,爸爸打电话给我,说很担心,又说可跟妈妈求情让我回家。我好不容易才搬出来,又怎会回去?后来妈妈也打电话来:“死八婆,你到哪里去?有胆就别回来!”未待我回应,她就挂断电话。其实我不是有胆,而是没有胆量回家。从此我没有再跟他们联络了。

那个逗趣的男人

独自居住后,我索性辍学,找工作赚钱。

朋友中学毕业后大多数都继续升学,不明白我的处境。没有家人和朋友在旁,失业了、病了,我也只能自己面对。每晚下班回到没有人的家里,很是冷清。我真想找个人依靠,真想有一个爱我的家人。

那时,我遇到全家福中的那个他。

他在厨房工作,比我大差不多二十年,当初我很不喜欢他,因为他经常作弄我,终日说些无聊透顶的谎话;然而相处下去,发现他虽然言谈不正经,本性却不算坏,有时也挺逗趣的。为什么我们走在一起?我也无法分辨。他不是最理想的男人,但总算靠得住,或者我实在太苦闷,很想有个人照顾和依赖吧!

他是我的初恋情人,虽然曾离婚,更有一对前妻与前夫生的子女,但我并不介意。

我们没想过要孩子。所以当我知道自己怀孕了,真的有点迷惘。我不是有钱人,独自生活已够苦了,还要多养一个人,而我又无依无靠,在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他。。。。。。

当知道我怀孕,一向嬉皮笑脸的他顿时挤不出笑容,怔怔地说:“呀。。。。。。似乎打掉比较好。”当时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顺着他的意思。

之后他陪我到家计会申请终止怀孕,但排期的人太多,护士说我得等上差不多两个月才能做手术,那时胎儿差不多五个多月了,手术有一定风险和后遗症。然而我们没钱到深圳做黑市堕胎,也只能等。

起初怀孕,不过是感到自己发胖了,肚皮上长了一块肉。当“那块肉”渐渐长大,在我肚内踢来踢去,仿佛在提醒我,他不是一块赘肉,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个体,一条生命!我慢慢领会到终止怀孕时心里的恐惧,是对杀掉生命的恐惧!愈临近做手术的日子,我愈害怕,差不多每晚都做噩梦,直至手术前两天,我又在深夜中惊醒,我搂着他,泣不成声:“我真的很怕!如果不要他,实在太残忍!”

他看见我那段日子的失魂落魄,无可奈何,只好答应把孩子留下。

血肉相连

生孩子真的痛死了,我的阵痛维持了很长的时间,原来生命需要经历这种艰难,没有剧烈的痛楚,就没有活生生的小孩,母亲历尽艰辛,孩子才能来到世上,经过一场撕裂肌肤的痛,却建立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情感,就是这份刻骨铭心的痛,叫我紧记我与他的生命连系,相信这就是做母亲的喜悦吧。。。。。。这痛楚教我认真去思考,是否留孩子在身边。

当护士抱过血淋淋的宝宝给我看:“做得很好呢!孩子生出来了!”

“嗯。。。。。。”我气若游丝地虚应了一声。我第一眼看他,这丑丑的小人儿竟是我的孩子呢,那一刻他就把我的心掳去!

孩子未出生前,我们有意把他交人领养,所以我离开产房后,孩子给抱到另一个地方,不许留在我身边。护士经过我的病床,跟我闲聊说:“你的孩子很重呢,七磅!”听罢,我很想看看自己的孩子,抱抱他。但护士有点为难:“抱过婴孩后会更难受的,你既然不能把他留在身边,还是别抱了。。。。。。”

我感到孩子被人抢去似的,顿时很激动,大喊:“不行,我要抱他,我要抱他,他是我的孩子!”

护士见我如此坚决,只要把孩子抱来。被毛巾包裹着的孩子,皮肤皱皱的,眼皮紧闭着,样子很不好看,但我亲手抱起他时,仿佛感到自己的血流到他的体内,羞愧随即充斥于心:我真的没用、真无情,竟抛弃自己的孩子。。。。。。我把头埋在BB身上,泪如雨下。

医院社工知悉我的情况,走来安慰我,说:“我相信子女宁愿跟一个穷妈妈,也不想被遗弃!”这令我内心更难受,虽然妈妈待我不好,但我不想步她的后尘,做个不负责任、偏爱子女的母亲。那个时候他刚好来医院看我,他看见BB,就一手抱起我,看着出神,回过神来就尽现他的调皮本色:“你看,他想我一样靓仔,怎可以不要啊!”

或许在从前一段婚姻,他并未拥有过自己的孩子。这一抱,让原本不想要孩子的他,认定这是骨肉,不可放弃。

简单的家

坐月子期间,每当BB大哭,我不懂得处理,他哭得久了,便遭邻居投诉。照顾他使我身心俱疲,只好找社工帮忙,暂时把孩子交由寄养家庭照顾,半年后才接回家。因为半年后,孩子懂认人了,我一定要他知道我们是他的父母,这是我对孩子的承诺。

我们的经济环境不太好,坐月子后的第一天,我就马上找工作赚钱。我们要每天奔波,下班后都跑去寄养家庭去照顾孩子,真的很疲累。。。。。。但为了这亲生骨肉,我们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半年后,我们把孩子接回来我天天都教他:“孩子,这是你的爸爸,我是你的妈妈。”我一直没有跟家人联络,我已经告别以前的家,因为现在我有属于自己的家。如今孩子成为我生命中的第一,比他父亲更重要呢。有时我想,就算有天这男人离弃我,我也不在乎,就算要我独立养大他,我都不会后悔生他出来,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孩子,这是我对孩子的承诺。

虽然意外有了孩子,曾叫我不知所措,但新生命为我带来一个新的家。如今有了孩子,又有他,纵然物质缺乏,但一家人一起已经很开心了!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