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有名分 — 婚姻是为了得着名分?

作者列小慧著
书名:《十六位未婚妈妈的告白 — 妈妈不想错下去》
出版:马来西亚文桥传播中心有限公司2012

爱妻之名

人人都说我家好,父母爱护我,兄姐疼惜我,身为幼女,我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父母安排我升读名校、给我报有兴趣的课外活动、带我外出游玩,一样不缺。但我并不感到满足。

兄姐比我至少年长十年,我们不太投契;童年时,我只是独个儿在家温习、看电视,实在太沉闷了。

父母虽然爱我,但他们根本都不爱对方。爸妈的婚姻,虽然有传统礼仪,却从未注册。他们一起养儿育女,但从没开心过,从前他们常说:“我们无名无份,若不是子女年纪还小,早就分开了!”后来他们真的分居了。大哥和二哥各自跟女友同居,但他们经常争吵,关系并不好。

纳闷的生活、乏味的关系、无名无份的婚姻,究竟哪里有幸福?看到他们不快乐的生活,我实在不想走一样的路。我认识的朋友,他们都是明媒正娶,都拥有愉快婚姻,我想名分一定是关键,所以我想觅得一个疼爱我、照顾我的另一半,愿意与我注册,在婚书上,有我和他的名字,爱才会圆满。无论生活多困难、有多贫穷,我和丈夫都可以一起面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我离世,他会为我立墓碑,写上“爱妻”二字。。。。。。

没有名分哪有家

为了得到好婚姻,我拍了很多次拖,每次也认真投入,不过总未遇上最爱。我十五岁就辍学了,到酒吧当“拳手”,与客人猜拳。十八岁左右,我认识了二哥的朋友。我们年级相若,非常投缘,对这段关系,我没有什么计划,不过自然而然地拍拖同居;同居不久我诞下女儿,就留家专心照顾孩子,我相信自己已经找到幸福了。过了七年愉快的家庭生活,我一直等待与他结婚。。。。。。

“你看人家婚礼多浪漫。。。。。。我很羡慕呢。。。。。。”

“待我们有事业基础才谈这个吧。。。。。。我们还未定性,几年后大家成熟一点再注册吧!”

我甚至向他求婚了,但他感到厌烦,不耐烦地说:“一纸婚书算什么?我们相处开心不就行了?结婚实在没有必要。你别吵了。”

“沙士”,袭港那年,香港经济低迷,他失业了,闲赋在家。为了他和女儿,我只好丛操故业,到酒吧当‘拳手’赚钱养家。

每晚我工作至天亮,然而他没有半点感激,更屡屡质疑我:“你每天那么迟才回家,找到另一个吗?”我实在不敢相信这话出自他口!

“昨天你跟那个男人睡了吧,你可有想过我和女儿在家等你。”我气极了。从拍拖那一刻开始,我就认定要跟他结婚,我如此认真,他竟然质疑我。我坚决地说:“既然你不信我,那我们注册结婚吧!那我们就有名有份。你安心吧。”

他啐了一句:“没钱,怎结?纵使结婚了,你要勾三搭四我能阻止吗?”

“你早已不信任我了,真枉费我为家庭付出了那么多!”我简直是怒火中烧!

这种无日无天的吵架,甚至连二哥也相信他,以为我有外遇,走来狠狠地骂我!使我的情绪直坠谷底。

我所爱的男人、我所信任的哥哥,都不信任我,我再留下来有什么意思?反正我做什么都得不到信任。我心灰意冷了,决定离开这个男人、离开我的女儿、离开这个曾经愉快的家。

趁有一晚他不在,我收拾好衣物,亲吻过熟睡女儿的面颊,“对不起,爸爸不信任我,妈妈要走了,再见。”从此我没有再跟他们联络。

我两个哥哥及姐姐认定我抛夫弃女,竟断绝与我来往;因为我的离开,二哥更与我“丈夫”闹翻了。两个家庭,因我的离去而四分五裂。我是否不负责任?我当时一心只为离开不愉快的家,根本无法细想。

苦守“名分”

与男友分手后,我继续当拳手,当时心里很难过,究竟在哪儿可以寻觅愿意给我名分的男人?

有一个男人,他每天前来酒吧,指定要我跟他猜拳。慢慢地我们不只猜拳,谈得愈来愈深入。他曾结婚,有一个女儿,只是太太在女儿出世不久后就意外离世,女儿交由外母照顾,他每晚则到夜店散心。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走在一起有说不尽的话题。我欣赏他的坦白,又欣赏他对妻子的一往情深,如此重视婚姻的男人,岂不就会给女人名分吗?岂不就肯与我结婚吗?他吸引了我,不久我们拍拖同居,不到半年我就怀孕了。

我怀孕后,他真的承诺会与我结婚。但当我追问何时注册时,他温柔抚着我的头,说:“给我三年的时间,待我打好事业基础,就会和你注册结婚!”我为他的承诺开心不已。

在我怀孕期间,他经常在夜店醉酒,回家后发脾气,又对我拳打脚踢,我决心等候,三年,不过三年,我就可以有一个家。那时我没有工作,专心在家养胎,可是他没有给我足够的生活费,以致我在怀孕期间经常挨饿,但我选择忍耐,就算再穷,只要他实现诺言就好。儿子出世那天,他一早就离家,我感到阵痛,自行乘车入院,期间我不断拨电话给他,有拨电话到他经常流连的夜店,都找不到他。到儿子出世了,我痛楚的躺在床上,看见邻床的妈妈都有丈夫关心地呵护,一家人分享孩子出生的喜悦,我却独自一人,没有人分享新生命的喜悦,看着儿子一脸无辜,我委屈得流下泪来。。。。。。当时我身上连接儿子出院的钱都没有,惟有拖着生产后仍然虚弱的身躯,自行出院找他。我心里响起他的话:“和你注册结婚!”

找到他时,他正拿着酒瓶,喝得醉熏熏的,在街上东歪西倒,我吃力地拖着他到医院,吩咐他缴付住院费,好不容易儿子才可以出院。无奈儿子出生的喜悦都给瓦解了。

不过,我仍然相信他的本性不坏,只是未定性,终有天他会成熟,然后与我注册结婚。我以他的诺言为我生活的力量,何况他一再承诺,我又怎能不信他?

一年多后,我再次怀孕,他一时说还有能力多照顾一个,叫我安心养胎;一时叫我到家计会终止怀孕,当时胎儿已经五个月,不可能进行手术了。我真的感到很难受,我选择默默地等待孩子出生,默默地等待他兑现结婚的承诺。。。。。。

就在孩子出生前不久,他突然失踪了。有一天我接到一个女人的来电,劈头她就气冲冲地问:“你这狐狸精对我的丈夫做过什么?他现在入狱了!”丈夫?狐狸精?我呆了呆,问:“你是谁?”电话传来了抽泣声:“我。。。。。。是他的太太,我还有一个女儿。。。。。。为什么你要。。。。。。拆撒我们的家?你居心何在?”

我拿着听筒,一时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真没想到,我一直渴望婚姻,耐心等候他与我结婚,但守候换来的是“狐狸精”三个字,我竟当了破坏他人家庭的第三者。。。。。。

电话那边的女人不住地哭,骂了很久,待她平复下来,我鼓起勇气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破坏了你的家庭,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即使我清楚这并不是我一手造成的错,但错了就是错了。我的心碎了,家不成家,还有肚内前途未卜的小B。

历尽劫难的小B

那个男人留下一屁股债,几个月的屋租又未交,我彷徨到极点,我曾经想过抱着两岁的大儿子跳楼自杀,但看见熟睡的他露出甜美的笑容,我才悬崖勒马。。。。。。

回想小B的出生,实在惊险万分,我永不会忘记那种身心之痛。当日我把大儿子从屯门的寄养家庭接回深水的家度假,阵痛就开始了,我只好立刻送孩子回去,恰巧屯门公路因交通意外而堵车,周边的乘客都不住往前张望,我更是心急如焚,痛得直冒冷汗,巴士每走一公里,我就多痛十分,痛得快晕倒了,儿子看见我痛苦的样子,也担心的倚着我。

我阵痛了差不多二十二个小时,小B才出世。比起从前生女儿和大儿子,这次的生产时间特别长,也特变痛,我深信这是因为小B要我深深地记得他!小B因身体特别弱,要在深切治疗病房住。难道要多一个孩子跟我受苦吗?因为我已没有家收留,又带着孩子,小B惟一的出路就是给人领养,决定了,我宁愿节衣缩食,都坚持天天到医院看他为他照相,我要留住这一刻,能留一天就一天。。。。。。我实在舍不得他!

失而复得的名分

如今,我对小B爸爸心死了。靠着综援,我和大儿子过着简单的生活,但仍拮据不堪,欠租半年,幸好包租公可怜我俩,容让我们慢慢将租金清还。

有天我接到电话,从来电显示赫然发现时小B爸爸,他出狱了。我吓得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不敢接听,之后我又接到一些恐吓的电话,一时叫我小心,一是骂我为什么离家出走?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肯定是他打来的。当时我怕极了,庆幸好心肠的包租公为我预备了另一个单位,朋友合力替我搬家,陪我到警署报案。

我与小B爸爸如炼狱一般地生活了三年,只为了等一个名分。如今他走了,我对名分的幻想亦破灭了、放手了。

经过两段婚姻,以为可以成为男人的爱妻,可惜今日我只是个单身女人,没有人唤我为“妻子”,但在这世上,我就没有名分吗?

“二哥,是我,你的妹妹,”今年新年,我鼓起最大的勇气拨电话给二哥,说:“当年我撇下男友与女儿,一走了之,连累你与好友反目,实在。。。。。。对不起!”我又打电话给久没联络的爸爸,“爸爸,是我,你女儿。。。。。。祝你新年快乐。”我还联络姐姐,祝她新年快乐。。。。。。

在我以为一无所有时,我竟与家人重建关系,并得到哥哥及姐姐的接纳,今年中秋节我和儿子,与家人一起度过,人月两团圆。至于我和前夫的女儿,从哥哥口中得知,他们生活蛮不错,我心里也感到安慰!我虽非人妻,但我是儿子的“妈妈”,父母的“女儿”,兄姐的“妹妹”,已经很幸福了。虽然我没有名分,现在却有儿子和家人,享受着满满的爱。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