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生命和我的命 — 胎儿的生存由谁主宰

作者列小慧著
书名:《十六位未婚妈妈的告白 — 妈妈不想错下去》
出版:马来西亚文桥传播中心有限公司2012

孩子?算什么!

“你要我,就不准要肚里的BB!”男友A狠狠地说。

从黑市堕胎的诊所出来,我已照男友A的意思,把肚里未足三个月的孩子打掉了,希望借此留住他;不过没多久,我们分手了。我哭了两天,但后来想,算了,男友没了可再找,天下男人多得是。其实堕胎不是一件难事,只要有钱就行,在手术床上睡一觉,事就成了,就想把身上不要的东西丢弃掉而已。即使为了他而堕胎,他走了我也用不着难过,对我也没有很大损失。

我与父母同住,爸爸年纪大,比妈妈年长十几年。妈妈一直是家庭经济支柱,她既在赌船工作,又把住所间隔成多个套房出租。升上中学后,我住在其中一个套房里,非常独立。中三以后我没有升学,每天跟妈妈一起在赌船里赚钱,下班后就跟朋友到处玩。

我十六岁开始拍拖,男友交了一个又一个。或许是我生活得太独立了,由拍拖、带男友回家、怀孕、堕胎,家人全不知情,既然爸妈不管,我何必介意?

十九岁那年,我再次怀孕。这次辛苦多了,吐得特别厉害。当时男友B也说要把孩子打掉,不过因为他不够钱,我又坚持要他负责,所以一拖再拖。直至怀孕五个月,已不能拖了,惟有去家计会求助。但家计会职员表示胎儿太大,不能终止怀孕。我的肚子愈来愈大,这次终于被妈妈发现,他二话不说便带我到内地堕胎!

他真是个生命

胎儿在我体内已五个月了,我感觉到他在我肚里一举一动–原来他不是一团肉,而是与我有联系的生命。说实在,在妈妈未发现之前,我已不想再堕胎了。

然后有人给我“催生药”,命我吞下,当医生打过“催生针”后,子宫开始收缩;子宫每收缩一次,我就痛一次,心也像被割了一刀。我感到活生生的生命正在不断萎缩,他的呼吸、心跳、声音都弱到不能听闻,那种心痛要如何诉说!子宫一阵剧烈的收缩后,胎儿终于生下来了。人家说,经过生产的痛,会听到婴孩的哭声。但这个有手有脚旳婴尸却不会哭,他未出生就死了。

一切结束,已经是晚上了,医生说他赶着下班,叫我好好睡一觉,明早再来看我。医生护士都没有把死胎带走,我躺在手术床上,孩子就在我旁边。在漆黑的手术房里,只有一扇窗透着月光。我看着孩子弱小的身躯、扭曲的面容,呆了。

“孩子啊,你这么顽皮踢妈妈!”今天早上,我不是跟他说着话吗?孩子在我肚内这五个月来,我常常跟他聊天,有时他会摇手摇脚,似在回答我。我的心已与他连在一起了,我感到原来自己是爱他的。如今他死了,我是多么伤痛!

我轻抚他紧闭的双眼、紧抿的嘴唇;看着他圆圆的眼睛和小嘴,我心想,如果他可以生在世上,定是个俊俏的孩子–我的眼泪开始不自控地流下来。

“孩子,刚才弄痛了你吗?你很害怕吗?妈妈都很害怕。。。。。。”我缓缓爬到他身边,抱起他,跟他谈天。我说起我的家庭、读书时的往事、和赌船上遇到的人和事。。。。。。

“孩子,对不起,是妈妈的错。但我答应你,一定会把你带回这个世界!”那时天空泛起鱼肚白,我很累,说了这一句我就睡着了。

他不曾离开过我

由内地回港后,我已没有与男友B联络了。

“孩子,你觉得这个男人会是个好爸爸吗?你放心,只要是个好爸爸,我一定会把你带回这个世界的。”自从上次堕胎后,我常常与死去的孩子谈天,无论喜与悲,我都会跟他分享:每次我与男生交往,都会这样问孩子。

不久我再拍拖,我可以不避孕,因为这次我要生一个孩子。可是屡次堕胎后,我的体质很差,过了很久肚皮都没有一点动静。

“小姐,你的子宫有一个良性的肿瘤,必须切除。”一天妇科医生跟我说。听罢我十分沮丧,难道我将来不能生育吗?死去的孩子已成了我的倾诉对象,我感到这几年他一直在我身边,生孩子是我唯一的目标。如今孩子要惩罚我,不让我再见他吗?

检查后医生淡然地说:“小姐,我们发现你已经怀了孕,虽然只是两个月,不过因为肿瘤太大把胎儿压住,我们不能保住胎儿,否则连你的生命都会有危险!你放心,手术后你仍然可以怀孕的。。。。。。”听到这消息,我很吃惊!就算我将来仍可生育,但我的心还是痛得很,我又要把孩子杀掉,对不起,孩子。。。。。。

手术后,我与男友C分手了。因为做手术那天,他不但没有陪伴我,更跟另一个女人拍拖看电影去了。我既愤怒,又感到孤单无助,仿佛只有死去的孩子守在我身边,听我倾诉:“孩子,你的爸爸走了,我很孤单。你在哪里?我很想再见你。。。。。。”

出院后,我每天过着空虚的日子,每天下班后就到网吧上网,在网络里认识了BB的爸爸。

初时我们没有见面,只交换电话,在电话里聊天。不知怎的,我竟把过去发生一切都跟他诉说,他在电话中安慰我,让我很舒服和安心。

“孩子,你认为他会是个好爸爸吗?你想由他把你带回来吗?”

三个月后,我们终于见面,不久就开始拍拖。岂料几个月后,他对我说:“其实我在内地已有老婆。。。。。。”

“你意思是,我是第三者吗?”

“不!我在香港也有女朋友。但无论我有多少个女人,我最爱的是你。”当时我很愤怒,他是我过往的男友中最无赖的一个!但看着他歉疚的样子,我就心软了,再次与他一起。不久之后我就怀孕了!

这次我真的欢喜得不得了,我终于有赎罪的机会,把孩子带回这个世界,补偿那些死去的孩子们。

我兴奋的告诉BB的爸爸,他愕然,说:“什么?我另一个在香港的女朋友,早三个月也怀孕了,我怎负担得来?你。。。。。。打掉吧!”

“是吗?”听后我没有太大的反应,我早就预计他无力承担,只是没料到是因为要照顾另一个女友的孩子罢了。不过,那又何妨?把孩子生出来,我就心满意足了,反正,我对这个男人已经死心了,他心里想着的不是我。

一如所料,妈妈知道后,同样吩咐我去堕胎。但我断然拒绝:“我已经亲手毁掉三条生命,不可能再杀第四条!”

“你疯了吗?你哪有能力照顾他?给他吃什么?赌具吗?”妈妈吃惊得大喊。

“总之我会尽力养大他。就算没有人支持我,我相信肚里的孩子一定会支持我!”

“不自量力!既然你这样决定,可不要后悔,也不要烦我,将来无论多辛苦你都不可以后悔!”

多谢妈妈的这句话,纵然家人和朋友都反对,但我做了这决定后,直至今时今日都没有后悔过!

不需要男人

当BB爸爸知道我的决定,就逐渐疏远我,连孩子出世那天,他都没有到医院探我。我出院后,他找过我两次,但它并不是为了见亲儿,只是想跟我亲热。在第二次见面后,我斩钉截铁地跟他说:“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我不想儿子知道他有这样一个爸爸!”

自从孩子出世后,我没有再跟从前死去的孩子谈天,因为我觉得他已经回来了!如今活生生的孩子在我怀里,我感到很温暖。

肚里照顾孩子真不容易。妈妈要工作,所以不能帮我照顾他;爸爸虽然愿意照顾,但他的年纪太大,连抱起婴儿也吃力。本来我打算继续在赌船工作,但这样我就不能亲自照顾孩子,我辛辛苦苦把他带回世上,又怎可忽略他?最后我只好依靠综援。

照顾孩子不算辛苦,要倚靠综援反而令我最难受;在社会上,单亲妈妈已经遭人白眼,加上依靠综援,歧视更深!

还记得有一次孩子发高烧,我独个儿带他到急症室。当时人很多,我心急如焚,孩子一直在哭。一个正排急症的婆婆,看见我焦急的样子,热心地问:“孩子爸爸上班吗?你给我电话号码,我替你叫他过来!”

我支吾以对,但她一再查问,我唯有说:“孩子没有爸爸的。”

她瞪大双眼,高声喊道:“可怜啊!你给人‘搞大肚子’吗?为何这样吃亏?为什么没有带眼识人?你看肚里照顾孩子多辛苦!人生这样长,怎么过。。。。。。”当时我无法回应,只有哭!那一刻我已经很无助了,为何还要承受外人的责备呢?

虽然这条路无比辛苦,但平静过后回想,我没有后悔,亦没有打算找另一个男人做靠山;过去我被男人伤害太多了。现在我关心的只有孩子,好好养育他是我最大的愿望,毕竟他是我生命的延续,好不容易才能让他来到世间,我一定会好好疼惜他,不叫他再受伤害。我打算待孩子入学后,便不再领综援,找一份正当的工作;我更会与孩子一起参加兴趣班,与他共同学习、共同进步。总之我会变得更坚强,这样我才有力量养大他!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