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同性恋 (杜布森)

我很难启齿我刚刚做了什麼,我不要搞同性恋,我害怕,非常地害怕?

亲爱的杜博士﹕

问:

犹豫了很久,终於决定给你写这封信。我是个十二岁的男孩,曾听过你《准备跨入青春期》〈註〉的录音带,但没有整套听完,只听了有关“性”的那一卷。 至今,我不知道自己是有严重的问题呢,还是一切都会“过去”(我不知该用什麼词更能表达清楚)?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曾有一段时期,我的行为举止不像个男孩,倒更像个女孩子。小时候,我总是做一些涂指甲油、穿女孩衣服之类的事。 我有个表哥,他会在他的房间向我们这几个小表弟显露他的生殖器。我担心自己有同性恋的倾向,我对於刚才所做的事感到难以启齿, 我不想成为同性恋,我很害怕,非常地害怕,请让我继续解释。

人家笑我同性恋

小学高年级时,同学都取笑我是“同性恋”,这是让人很难忍受的事。我常常手淫(我猜想是这回事),还做过一些探索自己身体的举动,我是不是一个坏孩子呢?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

我最近喜欢穿著贴身的小内裤,在镜子前面快速地摇晃身体以寻求快感,但是过后我马上祈求上帝的原谅。 我向一位牧师倾诉这种情形,我跟他说,我可能喜爱男子的身体甚於女子的, 他回答说他不觉得我有什麼不正常(我不知道还可以用什麼其他方法表达,但他显然认为这只是一个暂时性的现象。)然而我却觉得很不对劲, 急切地想知道原因。

我害怕如果我是一个同性恋(写正常人要比较容易多了),我就会下地狱。我不想成为一个同性恋,我爱上帝,将来想上天堂。 假如我有什麼不正常,我渴望能摆脱,请帮助我!

答:

我被马可的信深深打动了。我们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我很了解他,他代表这世界上许多青少年孩子的心声,他们意识到身体里面某种可怕的东西让他们感觉很困惑和產生疑问。 这些孩子常常在人生的很早期就意识到他们“有别”於其他的男孩。他们比较常哭泣,不擅长体育,有艺术气质,不喜欢像他们朋友一样调皮捣蛋地玩耍。他们有的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可能走路、谈吐、衣著、甚至“思维”都比较女性化,这就惹来“真正男孩”对他们的排斥和嘲笑。

“真正男孩”无情地取笑他们,以“同性恋”的字眼称呼他们。甚至当家长知道这种情形时,往往也不知该如何帮助他们。 当青少年体内的青春期荷尔蒙开始运作时,成熟的性别危机几乎要淹没少年人。这是马可在写信时所经歷的。 这也说明了为什麼甚至有正常异性吸引倾向的男孩子,也经常会害怕他们或许也有可能会变成 “同性恋”。

“里面的怪物”

对信仰坚定的基督徒家庭中成长的人来说,这无疑又添加另一种痛苦。他们的性幻想和感觉製造了罪恶感的强波,以及对来自上帝报应的惧怕。 他们会自问,上帝怎 麼可能会爱像我这麼卑俗的人?马可在浴缸内跳跃,并因为伴之而来的兴奋而感觉有罪(欣赏自己的身体而觉愉快是自恋的典型症状,或一种“向内发展”的倾向,来满足自己没有达到的性别需要。)他或者需要想办法控制裡面的怪物,或者,凭他的理解,得面对永远的地狱。 对基督徒男孩女孩们,没有比这更大的内心混乱了。在马可来信的开头他写道,“我可能听起来很坏。我希望我不是那麼坏。”

可怜的孩子﹗马可绝对需要专业辅导,但他看起来不能得到。显然父母并不知道他的困惑与矛盾,他所信赖的牧师告诉他这会过去。但这可能并不会过去﹗ 马可看起来有一种我们可称之为“前同性恋”的症状,除非他和家人都得到专业人员的指导,否则他发展而体验同性恋生活方式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们对这种不正常了解多少呢﹖儘管美国精神医生协会(APA -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否认, 男女同性恋者(他们有些是精神科医生)均对此专业机构施加巨大的政治压力,使之定称同性恋为“正常”。 这个争论持续了几年,最后,在一九七三年做出了决定,把这种情形从他们的“诊断和统计手册”中除掉。 这并非基於科学做出的决定,而是受APA成员的投票所强烈影响的。美国心理学协会很快地追随了这一套。

同性恋不是天生的

其次,我们知道这种不正常通常不是“选择性”的。同性恋者最愤恨人家说他们选择同性倾向以追求性刺激,或一些其它动机,这是不公正的,而我不会责备他们被这种设想所激怒。我们中间有谁会故意选择一条路径,而导致被家庭隔离,被朋友拒绝,被异性世界轻蔑,易受性传染,如爱滋病和肺结核,甚至缩短寿命?不,同 性恋者不是“自愿选择”的,除非在特别的状况下。正是这样,不知所措的青少年马可发现他在处理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第三,没有跡象表示同性恋是遗传的,儘管你可能会读到或听到相反的结论。当今世界上令人尊敬的遗传学家没有谁会声称发现了一种所谓的“男同性恋基因”或基因遗传的其它跡象。这不是说不会有某种生物变化或一种遗传的倾向使得人对环境影响失去抵抗力。但尝试确定这些因素的努力,一直得不到任何结论。儘管缺乏证据,男同性恋者和女同性恋者机构及他们在主流媒体中的朋友,还是继续告诉公众说这个问题解决了,同性恋者就是“生来如此”。即使彻底错了,这个受政治驱使的信息(或错误的信息)已经起了作用。根据二○○○年二月的一个投票,结果百分之三十五的人们投票认为同性恋是“遗传”的。

有进一步的证据来驳斥它。例如,因为同卵双胞胎有同样的染色体条理或DNA,他们的基因成分都完全吻合,因而如果双胞胎中有一位是“生来同性恋”的,那麼另一个不可避免地也应有这一特徵,但这并不成立。当双胞胎中的一个是同性恋时,另一个也有同样情形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五十,所以必定有一些其它因素在起作用。

此外,如果同性恋明确是遗传的,它会从人类基因库中被淘汰掉,因为那些带有它的通常不生育。任何不被遗传到下一代的特徵会逐渐随著带有它的人之死亡而消逝。

预防是有效的

最后,如果同性恋是基因遗传的,它就会是不可避免,不可改变,不可抵抗,不可医治的。可幸的是,并非如此。预防是有效的,改变是可能的,盼望是存在的。在此,再次的说明,男同性恋者和女同性恋者机构及媒体试图说服公众,同性恋和一个人的种族一样,都是预定的。这简直就是不正确的。今天,已确知有八百位男同性恋者、女同性恋者从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中逃离,在他们新发现的异性中找到了完整的自我。

註﹕爱家备有“准备跨入青春期”(Preparing for Adolescence)的英文版书籍,每本美金九元。

答问者杜布森博士(Dr. James C. Dobson) 为知名家庭教育专家,Focus on the Family 的创立人及会长。

资料来源 : 爱家杂志

以上文章由马来西亚爱家协会提供。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式擅自修改或转载(包括电子、机械、复 印、录制或其他)。

欲知更多详情,请联络:Focus on the family Malaysia 

电话:03-7954 7920  传真:03-7954 7858
邮址:focus@family.org.my 网站:www.family.org.my

Facebook [focusonthefamilymalaysia] Twitter [familiesMY]

If you liked this article and would like to go deeper, we have more helpful resources at family.org.my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