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

真爱家庭杂志

作者 : 廖美惠 前提:虽不赞成,但需理解 与谬误的世俗文化对抗 陈路得在教会作了十几年的主日学校长。某个礼拜天早晨,她带着一朵鲜红美丽的玫瑰花,走进青少年班教室。 陈路得每对学生说几句话,就撕下一片花瓣:“你们每个人都像这朵美丽干净的玫瑰花,但是,你每次与异性朋友单独约会、亲密交往,把自己的心给了对方,有如一片花瓣就被撕下来。” 她停顿了一下,让学生们深思几秒钟,然后说:“想想看,有一天,等你要结婚的时候,还剩下几片花瓣?难道你愿意把这样支离破碎的花,献给你一生最重要的人吗?希望你们愿意把这当作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保持自己的干净美丽,直到献给那值得享有这支完整花朵的配偶!” “没有Safe Sex这回事!”陈路得坚决反对十七岁的儿子与异性一对一约会。她认为,青少年要学习社交,不一定要用一对一的方式。在校园、在教会、在团体活动中,多的是观察异性、学习与异性相处的机会。 陈路得指出,谬误的世俗文化,是年轻人纯净心灵的最大杀手。电视节目或电影节目中,青少年很少是保持贞洁的,他们一下子就牵手、亲吻,然后下一个镜头就跳到亲密行为。不负责任的媒体,不但没有健康交往过程的教导,反而是传递错误的价值观,性行为不仅被认可,而且还被夸大地吹嘘和推崇,等于是把青少年的孩子推向陷阱。 “明知道马路危险,还要孩子站在马路上练习交通安全吗?明知道抽烟喝酒不好,一定要尝试之后,才相信真不好吗?明知道薯条可乐是垃圾食物,为什么还要鼓励孩子去吃?”陈路得质疑。 她说:“要孩子吃得健康,必须在你未买菜时,就已经决定该吃什么,而不是做好了菜,才决定该不该让孩子吃!同样的,在他们还没有进入诱惑的环境前,就做好决定,不让他接触试探!” “其实我们绝不是与青少年子女在对抗,而是与错谬的世俗文化对抗。大多数青少年之间的约会关系都是短暂的,每交往一次,分手一次,心就痛一次,就好像练习了一次‘离婚’,对他们没有好处,只有坏处!”陈路得语重心长地说。 青少年为何想约会 根据心理学家的分析,青少年阶段是最容易受朋友影响的时期,这时期也是他们从完全依赖父母,渐渐转移到与友人互相依赖的阶段。青少年交友最在乎的就是同学的想法。住在新泽西州十七岁的威廉表示:“等我二月份SAT考完,我也想尝试交往异性朋友,因为我好几个同学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家住纽约十五岁的杰生表示:“我们不是Kids(儿童),也不是Adults(成人),但有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有时候我们行为表现像小孩子就会被长辈斥责说,你们已经不小了!如果我们想表现得像大人,又会被说成‘小孩穿大人裤子’!我不喜欢听到父母老是说:‘你还太小,还不成熟,不可以交女朋友,上大学后再说!’我想学习如何与异性朋友交往,增加人生的经历,因为青春只有一次。” 住宾州十八岁的小岚,一向是全A的绩优学生,受到电影电视媒体的影响,好奇地想尝试交异性朋友。她说:“我只是想单纯的友谊,两人坐在树下聊聊天。妈妈从小就告诉我很多这方面的事,我很好奇想交男朋友,但我知道我绝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我想要认识不同的朋友,我一定会做到no-sex dating!” 十六岁的加州女孩小雅,父母经常吵架,爸爸常出差,在家里感受不到爱。在补习班有个大他一岁的学长很关心她,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形之下,慢慢地每天课后两人就发展出男女朋友的关系。小雅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申请大学离家越远越好,反正住在家里也没有意思。 ...
点我阅读
作者 : 方昀 ●案例一 协志是美国高中十一年级的学生,是申请大学最关键的一年,最近上课老是提不起劲,回到家也不爱说话,成天闷闷不乐。 先生长年在中国做生意,丽美对儿子的变化非常忧心,怕孩子申请不到好学校。先生每次在电话中交代她不要给两个儿子太大的压 力,她觉得先生只是做滥好人,不明白她在美带两个儿子的煎熬。 看着协志日渐消沈,丽美也陷入情绪低谷中…… ●案例二 伟勋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从一个华人密集的高中到一个华裔占少数的顶尖大学。一年前刚进大学时,他带着期待盼望的心情,打包行李告别父母,觉得自己像老鹰展翅,有说不出的欣喜。不久,他开始感觉孤单寂寞。 功课压力非常大,刚念完第一个学期他就觉得选错科系,第二年转系,还是觉得非自己所喜。他开始逃避实验、逃避上课。 大二上学期,伟勋交了女友,不久女孩开始对他冷淡,伟勋郁闷了好久。最近有一天,伟勋开车时,到了暂停路标前面,忽然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往左往右还是往前,一阵强烈的恐惧感席卷而来…… ●情境剖析 据美国《星岛日报》报导,专家们开始注意到亚裔青少年承受巨大学业压力及父母的严格管教,他们指称这些因素是造成亚裔青少年忧郁症患者比例偏高的原因。 旧金山市联合学区2001年进行学区内的初中学生调查,发现华裔、菲律宾裔、及来自太平洋岛屿的青少年,出现忧郁症病症的比例最高。 根据疾病控制中心网2000年的报告指出,美国十五岁至廿四岁之间的少年死因,自杀排名第三位,但是在亚太裔青少年的死因中,却排名第二位。 另外,美国心理学会2003年的研究结果指出,亚裔少女还是所有族裔中罹患忧郁症率最高的族群,也是十五岁至廿四岁间的少女中自杀率最高的族群。 许多大人嗤之以鼻地说:“我们以前的人吃苦耐劳就不会得忧郁症,现代草莓族抗压性太低了。” 这样的说法不尽公平,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不同的压力,现代孩子面临的压力绝对不会比以前少,除了父母身上传递的各种焦虑如战争、核武、政治、环境污染、疾病,种族、竞争、人际疏离、暴力等,会让孩子跟着感到不安。 孩子也直接从父母身上感受到压力:他们担心在学校上课时,争吵中的父母突然宣布离婚;他们怕拿不到好成绩让父母失望;怕父母生病让他们失去依靠;讨厌父母的严厉却因良心责备不敢对抗父母;此外,还有同侪的压力、学业竞争的压力、网路世界的压力。 ...
点我阅读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