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

其他

色情传媒 - 根源与处方摘自:文桥双月刊144 2008年1 - 2月 沈美宝分享,性上瘾者往往让自己困在一些捆绑里: 我看了那些东西,觉得自己很贱,没有价值。我根本就是一个坏人,一个没用的人。没有人要照我本相来爱我,我不配别人爱我,我无可就药。我的需要没有人能满足。我没有性不行,那是我最大的需要。我作网上性交时,感到被需要、被爱。 这些思想偏差,是受虐待与成长中缺乏健康关顾所造成。罗牧师特别强调:“我在小学时期就有这种“没价值”的感觉。我生来是一个8磅的婴孩,又很大吃,身材一直以来都蛮“大只”。 因此,我的自我形象低落,也常有人贴标签。我觉得没有人能了解我、爱我,感到被忽略到一个地步 -- 没有了做人的价值。 我们帮助这一群人的时候,要对这点敏感 -- 首先,他们是被拒绝的一群。”缺乏爱与接纳者很容易被一些因素挑动,如:某些影像、物体、味道、思想、声音、童年所受的伤害。 罗牧师说:“曾经有一段时期,我在半夜12点之前一定要把工作做完,千万不可上网。我知道那时我很累、觉得孤单、很渴慕爱的时刻,如果12点过后还不睡觉,很容易就会受诱上色情网络。 那是我危险时段。因此,我知道自己的软弱,不管工作做不做完,我到12点就关电脑。” 最新 ...
点我阅读
色情传媒 - 根源与处方摘自:文桥双月刊144 2008年1 - 2月 失调与破裂的家庭,是形成孩子性上瘾的环境。另外,父母管教过于严格又完美主义,不能容忍失败,可能挑起孩子的怒气,故意叛逆;明知道不对,却还是去做。 罗牧师表示她向来是家中的“乖女儿”,却怀有叛逆心理:面对挫折时,就想“突破”,作出“不乖”的行为。她一步步陷入色情瘾,也是因着叛逆心理。 罗牧师继续说:“我曾经辅导一个弟兄,很爱主、热心服侍弟兄。但他的问题就在这里--色情、手淫。后来,他下决心把整合200多片的色情光盘交给我销毁。 我和他一同“奉主耶稣的名”噼噼啪啪地将光盘一一拗断,然后丢掉。” “我在辅导过程中,发现他的家庭背景对他有很深的影响。从小到大,父母一直都分房睡。 他是老二,跟哥哥的关系不好,跟爸爸的关系也不好,很多时候,他是家中受忽视的一员,放学回家就呆在自己房间。你看到这家的破碎吗? 我相信每个家庭都会有缺欠,但这个家庭实在碎得厉害!” 罗牧师表示,华人家庭的一个通病就是:大人讲,小孩听!孩子没有空间表达真正的感受,就压抑自己。“我需要父母的爱和肯定,但是我得不到。 父母一直都是叫我这样那样,到一个地步,以致当我上“性网”谈天时,心想:咦,这个人了解我呢!他了解我的愤怒与不满,又不会看不起我。。。。。。心就渐渐被“吸”过去了。” 沈美宝说:“我在家没有从父母感受到爱与接纳。我需要爱,唯有去其他地方寻找。家人都把眼泪黏在电视荧幕上。我不能与家人分享感受。也无法与父母谈性,我唯有否认自己的感受。 我在家中没有安全感,我无法找到一个认识的人,可以谈:‘为什么我有这种挣扎?’” 性上瘾真实经历 沈美宝说:“我在中学生上生物课,在分组时要研究生殖过程。我看到男女性器官,真的感到好奇,就想要找出更多这方面的资料。 看电视电影时,看到衣着单薄的女人,我的心里会产生快感。当时的电影在性爱关键时刻就挨剪,我常常看得一头雾水,可是我的思想就会抓住这个空间补上去。” ...
点我阅读
[bellows config_id="main" menu="25"] 色情传媒 - 根源与处方摘自:文桥双月刊144 2008年1 - 2月 我们人类是堕落,有犯罪倾向。[罗马书]7:18说:“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人深藏的罪行与色情媒体一拍即合。 罗牧师说:“我在性方面挣扎,不敢去碰[罗马书],不想读它。因为每次读后会觉得挣扎。我们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我们被四周的广告牌、电视广告、杂志里的各种性感画面轰炸。 沈美宝说:“在我居住的新加坡,广告尺度较宽。 从乌节路到乌东的地铁站有一道地下走廊,可见到那种徐徐旋转画面的广告。 曾有一次整条走廊都是乳罩的广告,非常挑逗,画面在玩弄观者的心思。”虽然如此,我们有神的恩典作出对的选择。 罗牧师分享:“有这么一个个案:一个上主日学的9岁男孩(他来找我时,已经13岁了),一家人很爱神; 他没有看色情资讯,但他的同学看。他们看了,回到学校就谈论不休。 那时9岁的他,就傻傻地坐着听,越听越好奇,心里想:女生的胸部是怎样的?她的下体呢?有一天,他的一个妹妹进入他的房间,他锁上门,就侵犯了妹妹。 2年后,他的另一个妹妹进他的房间,他也照样侵犯她。他的母亲来找我时,13岁了,他坐在我面前一直哭。为什么?因为他承认他的罪,他知错了,知道需要改、负起责任。 他与两个妹妹的关系破裂,需要时间重建关系。他来到上帝面前悔改(不只是说“对不起”,是“悔改”) ...
点我阅读
色情传媒 - 根源与处方摘自:文桥双月刊144 2008年1 - 2月 承认自身的软弱。性上瘾者必须承认自身的软弱和罪:有欲罢不能的倾向。寻求上帝的帮助。亚当和夏娃犯罪后,自觉赤裸,就躲避上帝。上帝问亚当:“你在哪里?”祂希望听到的回应是认罪:“我得罪了你。”上帝总是在那里,耶稣时时在天上宝座为我们代祷。 “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祂顾念你们。”[彼前5:5-7] 性上瘾者要将他无助、懊悔、难处和恐惧都交给祂。建立交代制(Accountability)/找成熟的基督徒倾谈。找一位可信任的弟兄或姐妹(男对男、女对女),尝试向他敞开自己,诉说心中挣扎。参与线上支持小组。丢弃任何拦阻你康复的所有障碍。譬如:中止网络户头,将色情DVD、杂志和器具销毁。 沈美宝说:“除去的意思不是搬到别处,而是要销毁。这跟信主后家中需要除掉偶像洁净一样。” 罗牧师说:“要克服心痛不舍。某人发短讯给我:‘牧师,我将modem丢掉,现在不能上网了。’真是哈利路亚!”设定明确、可达到的目标。要自律,培养良好习惯取代邪恶。目标不要定得太高,如果屡次达不到,反而叫人消沉或自暴自弃。学习在别人视线内上网。解决深植的问题。沈美宝说:“我看色情片,发现自己思想受歪曲,很受干扰:任何想到的事物都可能触发我的幻想,思绪飞到十万八千里外,完全心不在焉。 所以,我的心思成了危险地带。我曾因此而陷入忧郁。我们可能会忧郁、孤单、自尊心低。过去的伤害、性侵犯或不饶恕可能需要辅导处理。”预备经历忧伤期。性上瘾者需要一段时期脱离性瘾。罗牧师说:“这方面要真理和恩典并行。真理说:性瘾一定要戒断!恩典说:要给他时间。要陪着性上瘾者与色情网络‘分手’。 我有时会和一些人晚上出去喝茶,陪伴他们。”寻找专业帮助。罗牧师坦言自己不是医生,有些个案若需要专业说明,她会转介给一些基督徒心理医生,无需尴尬。 最新 ...
点我阅读
色情传媒 - 根源与处方摘自:文桥双月刊144 2008年1 - 2月 脑海充满由网络输入的性幻想。经常有网上性行为--更频密与更长的时间。多次尝试控制自己或停止却欲罢不能。在尝试自制或停止时,会感到烦躁不安或易怒。利用网络性行为提供刺激,作为逃避无助感、罪疚、焦虑或忧郁的途径。食髓知味:再三回到色情网路,寻找更刺激/风险更大的性经验。向家人、治疗师或其他人说谎,以隐瞒自己网上性行为的真相。透过网络进行非法色情交易(如:寄出/接收儿童色情资料,或透过网站“拉皮条”)。危及或失去重要的人际关系、工作或教育/就业机会。因网上性行为招致经济上的重大亏损。 新加坡心智健康学院社区癖瘾管理计划的首席治疗师,Majorie Nixon 对性上瘾特征提出以下几点: 剧烈、强迫性与失控的欲望。不顾负面后果,重复地照看不误。毫无节制地使用。对自己越来越宽容,将界限越推越远,若尝试禁戒会出现不适的反应。 最新 ...
点我阅读
摘自:文桥双月刊144 2008年1 - 2月 根源与处方 色情传媒上瘾是指通过网络或其他传媒(杂志、书报、电影等)接收过度渲染性爱/色情猥亵资讯和画面,且沉迷其中。 罗碧玲牧师与沈美宝姐妹是前同志,也是性上瘾过来人,她们会在大会中分享各自的经历和学习。 “我在小学时,找到一本色情杂志。第一次接触,觉得恶心。但是,就好象人饿了会去找食物一样,每当我被拒绝、面对困难、缺乏爱时,就会去把那书找出来看,从中寻求性满足; 却又每次看了都觉得很内疚、肮脏,但是因着上了瘾,还是想一直看。”罗牧师说。 回看今天,罗牧师说:“现今资讯工艺先进发展,人只需要一个麦克风和一个录像机,就可以进行网络色情了。 虽然没有肉体接触,但是有录像机可以看到对方的肉体,产生性幻想,进而刺激人手淫达到性高潮。” 她举个例子:“我辅导过一个年轻人,每天3点到5点时段一定上色情网站,然后手淫。他的母亲每天在那时段外出,家中只有他一人,他们天都要如此行,已经上瘾了。” 如果一个人被性欲及性行为所操纵辖制,而不是他掌控自己的生命,就是性上瘾了。保罗谈到人的罪性时这么描述; 虽然我们爱神的律法,然而内心却有另一种潜伏的邪恶力量。而性上瘾者成了自己邪恶意念的俘虏和囚犯。 沈姐妹分享某次进监狱探访,必须经过许多关的检查,进入一重重的铁门。每当她一进去,门立刻关上。一道又一道,开了又关,那种“困在其中”的感觉记忆犹新。 她说:“不要成为自己意念的囚犯,要在基督复活大能里得自由!” 在色情网络瘾中挣扎的基督徒须知:他们生命中有这复活大能。这就是盼望。基督徒务要学习把挣扎交托上帝。 “今天我讲这个主题,不表示我不会再因诱惑而跌倒。但我有人在背后为我代祷,这是必要的。”沈姐妹说。 性上瘾的统计与严重性 色情网络是互联网上第三大赚钱生意。在2003年,互联网共有130万个色情网站,而它们以每天200个新网站的速率增长。 ...
点我阅读
已经凌晨两点钟,书房还传来吱吱喳喳的声音,一对青少年旅游过境在姑姑家暂住,正好睡在放有计算机的书房。 兄弟俩一见到计算机,所有的疲倦立即抛到九霄云外,连姑姑来跟他们谈第二天在当地玩玩的行程,他们也嗯嗯啊啊地敷衍,双眼不离计算机画面。 若不是姑姑半夜起来一怒之下拔掉网络线,他们大概会一夜不眠玩到天亮。 当罗拉在新书完稿的那一刻,真是百感交集。这本陈述因为先生杰克耽溺情色世界导致婚姻和家庭产生严重问题的自传,可说是她呕心沥血的心路历程。 剖析自己在发现隐藏于婚姻中二十年的谜底之后的伤痛,曾经带给她比默默承受事实更大数倍的苦楚,但是上帝多次启示她,给了她勇气,把这段痛苦的经历写出来, 让更多人了解并且正视这个婚姻杀手的严重性。 坠入魔网 杰克原本是一个非常纯朴的青年人,和父母常年生活在国外,十八岁返美准备升大学,也就是那个暑假打工时无意间在工头的卡车工具箱内看到色情杂志, 就此逐渐步入情色的魔网而不自知。罗拉和他由相识到相恋、进而结婚生子。婚后常为了杰克的晚归、精神恍惚和误事而懊恼, 但是当她终于发现自己托付终生的伴侣已经完全迷失在情色世界的诱惑中时,她不但虚度了人生中最精华的青春岁月,同时还得隐姓埋名、提心吊胆地去做艾滋病测试。 因为艾滋病毒有五年的潜伏期,罗拉在测试后的几年间过着宛如炼狱般的生活。担忧自己和一对子女的健康,且满怀羞愧罪恶感。 在她终于决定向近亲好友剖白时,却又因为杰克的表面功夫欺瞒了所有人而遭到质疑。同辈友人或长辈异口同声地询问罗拉,是否她无法满足丈夫的需要? 她的心态是不是该有所改变?对一个已掉入情色魔网的男性而言,妻子当然比不上那些从事特种行业的女子。很不幸地,一般人共通的反应却是质疑妻子是否克尽了职守。 揭露真相 「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开端」,罗拉与自己的意志角力失败后,回到那创造天地宇宙万物的主宰面前,流泪呼求上帝的救赎。 祂为她开了一条崭新的大道,至亲好友支援她和孩子展开一段新生命。 她也开始藉着上帝所给的恩赐 —— 写作,将自身经历当作一本活教材,在做心灵医治和搜集信息的过程中,罗拉结识了许多同样掉进绝望深渊的女性, 也因而更激发她揭露色情为害之真相的决心。 ...
点我阅读
夜深人静,独坐计算机桌前,不经意间,那漏网之鱼的网址又冒出来了,只要轻轻触动鼠标,它立刻就会带我到那看似珣丽、骨子里却黑暗恐怖的虚拟世界⋯⋯。 挣扎了30秒钟,我把它删掉了! 回首三十年来,色情图文,如百治不愈的痼疾,顽强纠缠、斩不断理还乱。移民美国,成为基督徒后,立志要让它自我生命中消失,但经过几千几万次的心灵争战, 仍是在情欲之海中浮沉翻滚,直至灭顶⋯⋯。但我知道,这一次,几几乎乎有望彻底脱离欲海了...... 沉溺难拔 如果说罗曼史小说是「女人的鸦片」,那么,色情图文肯定是「男人的鸦片」、且可能比鸦片还要戕害身心。 记不清第一次看色情图文是在什么时候了,大概是在小学五、六年级吧!说也奇怪,不需要父母老师教,自然而然就有「性」趣了!然而那三十分钟的阅读, 却付上我三十年受辖制的阴暗生活为代价。 孔夫子说「食色性也」,过去多年我总为自己找合理化的借口:「看色情图文是男人的特权、也是解压的方式,是欲望、更是需要,如果哪个男人不喜欢看色情图文,他就不是正常男人! 」 青少年时期,下课途中,我会跑到住家附近的旧书摊闲逛,初起是为看漫画而去,后来发现大人都在角落鬼鬼祟祟翻阅某些杂志,于是我也开始偷偷地看, 每次「罚站」看一小时还嫌不过瘾,它的魅力一点也不输给当时风靡台湾的布袋戏《云州大儒侠》。 食髓知味,我几乎每天到旧书摊报到,这些色情图文成了我中学时代的精神毒品,也是我无聊生活中唯一的兴奋剂。 离家上了大学,在校外租屋,不必像中学时代偷偷摸摸怕父母知道。胆子更大,花样也更多了。看多了色情图文,竟开始蠢蠢欲动,想把其中的描绘付诸行动。 大一我认识一位女友,是同乡的高中校友,我们的交往进展迅速。那个年代,台湾很流行〝MTV〞,就是两人独处在一个小包厢内,一面喝饮料,一面看录像带。 在那私密的情境中,色情图文的影像自然而然浮现脑际,然后激起性欲、想入非非,接下来就和女友有亲密的身体接触。 后来我发现,在大学同学中我并非唯一发生婚前性行为的。起初还有一点羞耻感、罪恶感,渐渐地,当欲火炽旺时,我视为平常、正当、自然,甚至感到几分得意骄傲。 最后,就以「男欢女爱享受青春,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来自宽自解。到后来,与女友一约会就上〝MTV〞,一进房间就是做那些事,否则就彷彿浑身不对劲。 祕密漩涡 在我长大成人的阶段,是台湾经济急速起飞的年代,也是政治解严、风气开放、色情泛滥的时代。电视、录像带、书籍、报纸、杂志上,充斥挑逗图文及政界、影视界诽闻和色情小广告, ...
点我阅读
♥ 助青少年破网而出 ♥ 网络魅力大 已经凌晨两点钟,书房还传来吱吱喳喳的声音,一对青少年旅游过境在姑姑家暂住,正好睡在放有计算机的书房。 兄弟俩一见到计算机,所有的疲倦立即抛到九霄云外,连姑姑来跟他们谈第二天在当地玩玩的行程,他们也嗯嗯啊啊地敷衍,双眼不离计算机画面。 若不是姑姑半夜起来一怒之下拔掉网络线,他们大概会一夜不眠玩到天亮。 张先生家的计算机放在厨房和餐厅之间的一角,因此她女儿边做功课,边听音乐的样子一目了然。 偶而,荧幕上会跳出实时讯息(Instant Messaging),仔细看去,原来她同时也在与几个朋友聊天。张先生十分怀疑,她这样一心三用怎么可能做好功课,但她说同学们都是这样的。 沈太太的女儿十五岁那年暑假,朋友从外地来找她,就住在她家。第二天早上,她觉得家中似乎太静了些,探头往女儿房间一瞧,只见她和朋友并肩而坐,一人对着一台手提计算机, 两个人四只手在键盘上飞快移动着,一声不吭,十分专注。沈太太提醒女儿:「怎么不陪陪朋友?」女儿说:「我们正在网络上聊天啊!」 走进林立于街头的网络咖啡厅(台湾称网咖,大陆称网吧),室内灯光黯淡、烟雾瀰漫,机械性音乐、枪炮声此起彼落,顾客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学生或大学生, 或单独或成群在一台台的计算机前忘我地厮杀,到深夜还热闹滚滚。在台湾,有超过一半的学生曾经到过网咖,其中四十万人至少一周去一次。 据2003年的资料显示,网络已经取代图书馆,成为美国学生写报告、做功课的第一去处。而美国十二到十七岁的青少年中,有73%的人使用网站。 中国大陆八千七百万的网民中,青少年的比例高达31.9%。大台北地区则有超过70%的青少年每天上网,其频率已有超越看电视的趋势。 过去父母与青少年的主战场是电话与电视,今日则变成键盘与鼠标了。E 世代的孩子从幼儿园就开始上计算机课、玩电动玩具,小学就接触网际网络, 到了中学时期几乎人人都一天数小时在计算机上。 在虚拟世界圆梦? ...
点我阅读
是问题,更是征兆 现今父母常常以给孩子计算机,来解决他们没时间陪孩子的烦恼。但孩子使用计算机,同样需要花时间引导。 对计算机及青少年都有深入研究及经验的邹键牧师语重心长地劝告:「父母绝不能用电脑来baby-sit(照顾)孩子。」 邹键一针见血地指出,青少年上网成瘾,与其说是「问题」,毋宁是一种「征兆」。 郭渊棐也说,沈迷网站的人其实是渴望有亲密关系。如果孩子宁可花时间在网上,而不愿和朋友或家人在一起,这可能是他在现实世界或亲子关系上出了问题。 父母有权力也有责任督导孩子正确使用网络。要青少年建设性上网,父母绝对不能缺席。 心理学家杨格说:青少年上网就像呼吸一样重要。对孩子重视的事,父母当须重视。 若父母能拿出爱心、耐心与智慧协助青少年,上网将成为快乐的事。以下综合归纳数位专家兼家长的建言,与读者分享。 由父母本身做起对策1:建立良好亲子关系 因此,要改善亲子关系,让孩子愿意与你分享他的想法。许多孩子上网写日记抒发心情,或找陌生人聊天,常是因为与父母的管教或关系有冲突所致。 想想你与孩子的关系还有什么需要改善的?经常与孩子讨论上网所获,认识他的网友,就像认识他学校的朋友一样。 雷洛美认为,父母与孩子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是预防上网成瘾的釜底抽薪之计。她分析:「上瘾是因它满足了青少年某方面的心理需求,应该寻找背后真正的问题,才能对症下药。 严重时,立刻寻求专家辅导。」 台湾有些学校辅导室会举办「沉迷网络团体辅导」,美国也有一些辅导机构,都可帮助青少年「破网而出」。对策2:父母自我成长、以身作则 邹键鼓励移民父母更努力了解美国社会、学校,花时间与孩子共同研究,他指出,这才是孩子建设性上网的关键。 他进一步解释,父母不懂计算机,监督孩子的力量就薄弱,也容易被孩子唬到,更不能利用计算机与他们沟通。他说:「积极学习熟悉计算机网路,了解孩子所使用的网站。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使用,请孩子示范,他们会乐意教你的。」 雷洛美则建议家长多找老师谈,了解孩子的功课有多少是需要上网的,并请老师多注意孩子。父母的身教重于言教,不希望孩子上的网站,自己也不要上,因为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 沟通与创意对策3:与青少年沟通 教导孩子明白使用计算机的目的,以及如何有效地使用,而不是漫无方向地上网。 ...
点我阅读
Loading...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