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

见证

  资料来源 : 第76期 走出埃及   爱徒 圣经路加福音十五章中浪子归家的故事,可以总结为:“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起头。”这是袁幼轩及其母蒋朗今两人归家的故事,也同样是我这走到尽头的罪人写照。感谢上帝透过袁幼轩及其母,深刻地将自己如何走到人生尽头,又怎样被主引领的生命历程写得巨细靡遗。袁幼轩描述自己在同性恋的经历与吸毒的过程,映照出我陷入同性恋及毒品光景的时刻。从自己渴求同性情谊幻想中屡屡跌入孤单、空虚、情感上的挫败及伤痛,如何把我带向更大的深渊──毒品的情景,都透过袁幼轩的见证描写,历历在目……。 被性瘾困扰及接触毒品的经验,使我愈读就愈对袁幼轩的生命见证有更深刻的共鸣。上帝正是路加福音中那等候浪子归家的父亲,在等候着每一个浪子。我意识到,世界上根本寻找不到我们生命中所渴望的爱,众人的目光及名利都会随着我们的光彩不再而离我们远去。回观自己过去的光景便觉得自己好傻,我也跟袁幼轩一样,在家庭关系中受到伤害后,便试图想从同性情谊中找真爱,然后屡屡挫败而不自觉地加害自己的生命,直到我们都生了病、 受了伤,才意识到自己生命的破败,也才领悟到原来上帝在等着我们呼求祂、向祂祷告,祂就会立即来拥抱我们。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15周年年刊 走出埃及   那时的我在花店工作,她是我的顾客,因为住得近,她常走进店里跟我聊天。听到她的故事之后,心里很同情,想要多一些关怀她,没想到自己却掉进同性恋的漩涡里。我很错愕为什么关系会变成这样?因为自己没有预期要发展同性恋的关系,而且我喜欢的是男人。回想起来,我得出几个结论: 1.因为她是同性,所以我没有对她设防。 2.我们两人在情感上都有破碎,导致关系渐渐形成“情感倚赖”。 3.情境式的陷入:一次约会里的某个情境中,在她主动而我拒绝不成的情况下,就发生了关系。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第 76 期走出埃及 创作二十二号 感谢上帝,让我可以在这样一个特会里,重新明白神的心意,学习重新调整自己的思想,我知道这个特会不单是为有同性倾向的人预备,更是为整个教会和所有的基督徒预备。袁博士从知识上的角度,以及从神的眼光教导,使我的生命在很多方面都大受提醒。 在第一堂课的解经中,从圣经解释为什么同性恋是罪的问题,解开我很多疑惑,也让我知道如何回应删改派的说法,象是最常问到旧约中这么多的律法为什么现在不用遵守?但其实这要从新约和旧约互相对照一起看,那些律法定规不能做的事,在耶稣来之后,已为我们的罪做了赎罪祭,神已洁净了我们。另外也讨论到律法的刑罚,如同性性行为、犯奸淫等在旧约都是以死来做为惩罚。并且,有许多圣经经文的解释,传统派与删改派各自有不同观点。 如果认同删改派者的心依旧是刚硬的,我们用再多解释去说明,也无法真的让他们信服,唯有靠神亲自做工了! “基督徒对同性恋的回应”的课程是这两天中最让我感动的课程!身为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要先知罪,要先看清楚自己也是个罪人,承认自己也有令人厌恶的罪,并非只把同性恋是罪这件事单独放大来讲!要用谦卑的生命才能带领人信主,而不是看到谁比谁圣洁而信主的!另外我也很认同教会需要创造一个健康的单身环境、婚姻环境,让人可以自在地活在神的恩赐中,真正去面对自己感情的问题。其中最点醒我的一句话:“改变不是没有挣扎,而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第78期 走出埃及 属神荣 还记得当初在知道自己无法从协会毕业时,我感到非常的震惊、难过和挫折。会感到震惊,是因为我都有稳定出席和缴交作业,所以就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会毕业,但结果竟出乎我的意料。会感到难过和挫折,是因为生活上已经有很多的不如意,结果在这里又失败了。当时厉姐说这不是“延毕”,而是说我“还没毕业”,因为我需要的时间与别人不同。感觉上这两个词很相似,但却是从不同的心态发展出来的。一个是认为自己失败了,另一个则是正面的态度。当时的自己真的无法理解当中的差别,然而现在总算可以稍稍体会了。 记得自己当时无法毕业的两个理由是:一、无法敞开自己与他人建立健康、亲密的关系。二、无法接纳自己的失败。因着自己从小在教会中长大和自认为自己是同性恋,使我常常活在罪恶感中,无法敞开自己,导致自己非常孤僻。另外也因着自己从小缺乏从家人而来的肯定,使得自己非常害怕失败而只想成功。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赛五十五:8)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当自己参加第二次团体后,可以得到更好的造就。 诚实的说,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忽然觉得自己的条理能力变强,更懂得如何去整理自己所学的,因此在第二次的学习上能够有更大的帮助。若硬是要想出一个理由来,可能是因着上帝为我安排的教会和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双管齐下的帮助吧!因着他们的帮助,使我能够被建立而开始发展自信;另外也因着协会的课程架构,使我更懂得整理自己的生命。我知道若不是神的安排,我是不可能经历这种思想上的转变,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去诉说,只能 归荣耀给神。 整个课程中,我真的非常感谢我的小组长嘉玮哥。过去我因为自卑而害怕失败,但却因着有他的协助,让我能够被重新建立。在他身上能够感受到很深的包容和爱,使我有安全感去面对挑战,从每个礼拜的电话牧养中,我被很深的关怀和释放。过去很多不敢说的事情,现在我可以勇敢的倾吐自己过去无法说出口的话,也开始懂得如何与别人建立健康又亲密的良好关系。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第72期 走出埃及 从小就对艺术很有兴趣,很喜欢画画,只要一拿到笔,就会不自觉的想要动手创作。记得小时候都还不会写字时,无论是家里的墙壁、家具,只要是有我所到之处,必定会留下我的涂鸦,看着生活空间到处都是自己创作的图案,总会有股莫名的兴奋和开心。当然,事后就会换来大人们一阵的责骂和毒打。记忆中,我不怕奶奶的叫骂,因为她疼我,我怕的是爷爷,万一被爷爷知道了,我就等着在晚饭后被他的藤条伺候。所幸爸爸知道我克制不了爱涂鸦的习惯,他就在家里我能触及的墙壁上到处贴满了白报纸让我画个够。 渐渐长大后,我发觉怎么只有星期天才见得到爸妈?原来在我念幼稚园以前,他们已搬到外面去住了,只有星期天才会回来接我们几个小孩出去玩。父亲和爷爷总是讲没几句话就吵架,母亲和奶奶也有婆媳不和的问题,由于父母很年轻就结婚,没有能力照顾我们,只能把我们留给爷爷奶奶照顾。面对这位领养我父亲的养爷爷,他只疼我的哥哥,因为他是长孙。而我总是被爷爷嫌弃,无论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讨他的欢心,年幼的我无处宣泄,只能藉由画画来抒发受伤的情绪。心中常想着,如果能和爸妈一起住,有爸妈的保护该有多好!于是每次星期天父母回来时,我就吵着要搬过去和他们住,终于我的愿望实现了。就这样,哥哥和妹妹继续留在爷爷奶奶家,而我就和爸妈一起同住。 原来父母是在外面租房子开成衣代工厂,除了父亲是男性以外,其余十几位员工都女性,每晚我都和一堆阿姨们睡在一个房间的通铺上。之后父亲开始酗酒,常常三更半夜才回来一回来就和母亲吵架,我心里感到很害怕。从早到晚,严肃、冷漠的母亲也几乎没和我有任何互动,因为她是老板娘,要打理整个工厂;唯一的互动就是我做错事时的拳打脚踢,好似她生活中有很多压力和情绪,可以藉着体罚我而得到宣泄,因为她每次打我时总像发疯似的狂打。我想得到父母保护的梦想又破灭了,幼小的我面对缺席的父亲、严厉有距离感的母亲,以及每天生活在一起,在我面前毫不避讳的换衣服的一群阿姨。这样的生活环境,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也无法感受到自己是个男生。于是我开始喜欢偷穿妈妈的衣服,偷拿她的化妆品来化妆,不小心被阿姨们看到了还会说我很可爱、很漂亮。就这样我渐渐长大,感觉离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远了。 性别混乱,心里也很空虚,于是我又开始画画。在创作的过程中,可以使我暂时放下心中的空虚感,内心也能得到安慰,并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从小学开始,莫名的被基督教的艺术吸引,感觉那美丽的教堂和壁画,能让我感到心中的安祥,我心里下定决心,有一天长大后,一定要去教会。终于在十五岁那年,不顾家人的反对,我受洗成了基督徒。之后神藉由一本基督教的书籍让我知道,自己有同性恋的问题。这么多年下来,神知道我因着同性恋的问题,常常在信仰里走不下去,甚至想放弃信仰,选择走同性恋的路,但神总是用我对艺术的热爱,把我拉回来。“艺术”的诞生,是神为了祝福祂所爱的人类,当我用神的心意来创作,不但可以让自己的情感得到安慰,也能使别人在观赏后,得到祝福并安慰人的心。但当我流连在同志圈的那些年日,内心想的都是同性恋的世界,创作出来的作品也就充满了污秽和不洁,污染自己也污染别人,让艺术成为被撒旦利用的工具。 神给了世上很多人艺术的恩赐,不管是美术、音乐、舞蹈或多媒体艺术等等,目的是为了让人们用艺术荣耀神。这些年来,神藉由许多发生在我生命中的事件,对我发出邀请:“孩子,你的生命是我用基督的宝血,把你从极深的同性恋罪恶中救回来的,你愿意用合我心意的艺术创作来回应我吗?”这是神对我的呼唤,似乎是要我当一个传递者的角色。经历了许多的挫折和失落,神再重新塑造我,让我用新的眼光看待祂所赐给我的艺术恩赐,这恩赐是祂用来拯救我脱离同性恋綑绑的钥匙。当我用神的心意使用这恩赐时,艺术创作成为安慰我过往受伤的心,一个很重要的出口,同时也能将自己无法言喻的复杂心情,用单纯的线条及色彩表达出来,能更了解自己真正的感受并能祝福别人;用祷告的心去创作艺术,让我在神的安慰中释放出情感,也更接纳自己,因为神已先接纳全部的我。 我越来越明白,神容许我生长在这样一个原生家庭和过往经历的同性恋软弱是有祂的美意在。因为这些经历,使我能体谅软弱者的心情、感同身受,知道陷在同性恋的罪中之乐和痛苦是什么,再用感性的、不定罪的艺术创作方式来安慰受伤者的心。深愿大家在主里一起成长、彼此造就,找到神当初创造我们每个人原本该有的自己、性别样式与荣美! ...
点我阅读
作者 : 阿嘉 资料来源 : 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 第117电子报 记得在我唸小学三年级以前,我的父亲一直是我的靠山,像个巨人,他相当的疼爱小孩,甚至是宠爱,尤其对我这个排行老四的老幺。我永远记得,每当我受了任何委屈,我就会撂下一句话:「爸爸返来欲甲爸爸说!!」(台语) 渐渐的长大后,曾几何时,天天都在盼望着爸爸回家后可以粘着他的那个小孩,也开始追求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朋友、兴趣、想法、压力及繁忙的课业,爸爸这个名词,变成只等同于拿取零用钱的对象。渐渐的,我们真正的互动变得很少。甚至,爸爸也很少再问我学了什么?有什么?缺什么?想什么?……我试着去理解他:或许爸爸爱小孩也宠小孩,甚至百依百顺,但爸爸不懂得与长大后的我们做朋友,无法与我们沟通我们的感受。 另一方面,在我妈的眼中,我是一个令她放心的孩子:独立、自主且在生活上、在课业上都懂得打理自己,有自己的想法。高中毕业后,我离开家到外县市去求学,直到后来只身北上工作,我不折不扣的就是个「游子」。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第76期走出埃及 Pilgrim 最近一个多月因着环境因素,我过得是一种灵里下沉、思虑烦忧的生活。然而感谢神,经过这两天的特会,我的灵里得到一个新的更新!两天的特会,犹如耶稣在路加福音第十章对马大说的:“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我想对许多与会的人来说,正如这次大会的主题,我们所拥抱的是一个丰盛的新生命。 第一堂的解经,我想是这两天对我最难的,平常能有胃口读圣经或是能领悟就很感谢神了,而这堂课谈到释经学的范畴,是要使我们对于神的真理不能含糊,免得误读或扭曲神的话以致落入仇敌的谎言。袁博士提出“传统派”和“删改派”的观点,帮助我们分辨一些自由派神学的谬误,因为这些谬误慢慢的进入了现代的教会之中。对于圣经与神学对同性恋的看法,我没有特别研究,大部分我接触到的解经与说法都是传统派的看法,对于删改派的看 法我倒是头一次听闻。袁博士从圣经的原文希伯来文与希腊文,并以跨章节和上下文解经的方式,指出删改派观点的谬误,例如删改派对于罪行定义的范围普遍狭窄。这堂课对于一些同性恋或其它罪的行为在圣经上的解经,帮助我在真理上打了一剂预防针。 结束第一堂较学术上的讨论,后面的讲题就比较贴近我们的实际情况。第二堂讲到一般基督徒对同性恋的回应。绝大部分的人很容易落入一种自义当中,因为自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定别人的罪较容易,同性恋毕竟是少数,普世的人容易看重同性恋的罪大过其他的罪,但淫乱的罪、谎言的罪等,这些在神眼中不也是一样需要悔改的罪吗?同性恋在圣经中的相反并非异性恋,而是圣洁;因为神在利未记十一章讲到“你们要圣洁,因为我耶和华你 们的神是圣洁的。”以前我对袁博士这个观点的认同度大约是70%,但这一次他举了一个他朋友的例子,我可以完全接受他的意思了。他谈到有个同性恋朋友,成为基督徒后还是对女性不感兴趣,后来他从教会中认识一位情感受过伤的女性,两人成为好朋友,最后发展成结婚。说服我的是他朋友的话,他朋友对他的妻子说,除了对他的妻子之外,他对其他女性仍然没有兴趣,真是奇妙啊!原来神所赐下的感情关系与婚姻,是建立在圣洁关系和合神心意 的对象上,即使是异性恋,也可能犯下淫乱,而失去了圣洁,这和同性恋的罪行没有两样。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第76期 走出埃及 艾波 自有记忆以来,我的童年并不开心,父母亲感情不睦,暗夜的吵架声、在我面前上演的全武行,让敏感的我时常担心会失去自己的家;后来父母亲分居、离婚,更让我从小就暗自决定以后不要婚姻。我以为能在同性情感中找到自己需要的爱,没想到却是更多痛苦、失落的开始。感谢主,祂的爱拯救了我,回想那些苦苦挣扎的日子,在聚会、祷告中,一次又一次哭倒在神的面前,是神的手紧紧抓住我,是许多牧者、弟兄姐妹的帮助与祷告,才让我的生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我本以为走出同性恋的风暴,已经是神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作为,没想到神的计划与心意远远超过我所求所想。 事实上,原本就不渴望婚姻的我,在走过同性恋的挣扎之后,让我更加对婚姻感到绝望。在教会中虽然看见令人称羡的婚姻见证,却仍不禁自问:有谁会愿意接纳有着这段过去的我?更何况当时的我,虽然不再被同性情感所困,但是我的打扮、举止、行为仍然非常的中性。然而神的工作一直持续在我的生命中,祂医治我在原生家庭中所受的伤,帮助我在恩典中饶恕不断外遇的父亲。祂也转化我的思想,渐渐的,当我在教会中听见那些蒙神祝福的美好婚姻时,我会感到羡慕,开始渴望能够建立自己的家庭,建立一个属神且能在这个家庭破碎的世代中成为别人祝福的家庭。更奇妙的是,神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场合,医治了我对女 性身分的认同问题,我开始明白我被造为女性理当是美好的,过去那些对我来说相当别扭的女性装扮,慢慢的不再奇怪了。 上帝带领我遇见一位爱主且欣赏我的弟兄,在交往的过程中,我也曾深陷在缺乏安全感的泥沼中无法自拔,但因着牧者的辅导,让我再次经历更新,认定神是我生命中永远的倚靠,祂帮助我可以不再走回情感倚赖的老路,让我能够坦然进入婚姻。感谢神,祂真是与我们同在的神,以至于我们能在婚姻中享受心灵的契合,我们不仅是夫妻也是最好的朋友,我们在困境中一起分担、倾吐、祷告;也在顺境中一起享受、赞美、感谢。神也把孩子赐给我们,成为父母使我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更领受了前所未有的喜乐与恩典。每每回想,我真的惊叹神的作为,医治与恢复就在跟随神的日子中渐渐完整,内室的祷告与渴望就在跟随神的日子中一一被成就。过去我以为我永远不会有家,我以为我会在三十岁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以为不会有人能够真正接纳我,但如今神为我预备的还真是我未曾想过的啊! 是的,这真是一条恩典之路,虽然过程血泪斑斑,但神的手不曾放开过。谢谢你耐心读到这里,我想鼓励每一位读这篇文章的你:一、要认定神,祂的爱不会失败、不会离开,现在也许还看不清楚,但神对你的心意是好的!二、请你找一间教会并且委身在那里,让牧者可以持续帮助你的生命成长。三、面对婚姻、两性的关系,不要画地自限,要带着期待与盼望紧紧跟随神,因为神为爱祂的人预备的是眼未曾见、耳未曾听、人心也未曾想过的美好祝福。 ...
点我阅读
作者 : 巴特菲尔德(Rosaria Champagne Butterfield) 译者:裴恩 资料来源 : 第74期 走出埃及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第74期 走出埃及 我来自一个健康的小康家庭,爸妈都是从中南部上来台北打拼的老实人,妈妈温柔有智慧,爸爸乐于付出、善于表达感情,在这样健康又普通的环境,却生出了一个不是那幺普通的我。 大约从国一开始,发现自己除了女生之外,也喜欢男生,我曾经接受自己有这个部分,觉得自己两性都爱,很酷。甚至一些与我比较亲近的同学还说:“不错啊!这样你比其他人的机会还多一倍。” 曾经也阅读不少同志自我认同的论述,也认同那些论述,觉得性别的选择是后天自己的意识决定,甚至曾经想过要变性,因为觉得自己的内在其实很阴柔、很女性。尽管有这幺备受支持的环境,但是在我心深处,还是隐隐觉得有股说不出来的违和感。也就是说,隐隐觉得“双性恋”,似乎不是我性别上“ Who I am ...
点我阅读
Loading...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