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

其他

作者 : 文丽儿 招隽宁 - 明光社项目主任 刊物: 烛光网络 (第102期 p.20) ...
点我阅读
作者 : 蓝俊文 - 明光社项目主任 (社关行动) 2015-07-02 资料来源 : 明光社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第77期 《走出埃及》   在支持小组课程接近尾声时,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举办了一个特别的餐会,每个学员必须穿着正式的服装出席,并有神秘嘉宾到访。在这活动中我有许多突破和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是一开始我对自己的期待,因为我想转变。   在日子越来越逼近那天时,我发觉自己没有适合出席这个餐会的衣着,于是决定从内衣买起。我请一位姐妹陪我去买内衣,在挑选内衣的过程中,一开始我充满了不安全感与窒息感,甚至无法呼吸,也想避开旁人的眼光;后来在跟姐妹交谈后,我说出了自己的困难和需要,神藉此过程预备我的心,使我能勇敢面对。在试穿内衣时,我看着镜子中大胸部的自己,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但上帝却把焦点放在我的双眼皮上,祂告诉我:妳是美丽的、漂亮的,这是第一次我如此被赞美;接下来的试穿变得比较顺利了,我看着自己的胸线时,不会觉得自己很难看或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会告诉自己:「我是漂亮的」。   接下来买裙子、上衣、鞋子、丝袜的过程中,就相对轻松许多。在挑选的过程中,神让我看到一些以前的画面。首先是和妈妈去内衣店买内衣,对我来说这是很尴尬的事,让我在每次买内衣时都会有相当大的抗拒。而在小时候,我会玩妈妈的胸部,而妈妈也没有拒绝我,等到我开始发育的时候,妈妈也会和我玩抓胸部的游戏,年长后,我对自己的胸部也越有种莫名的讨厌。也想起以前在教会的我很喜欢唱诗歌,常跟着教会的弟兄姐妹一同练诗,但我却很抗拒献诗得穿裙子;我总会跟组长抗议说为什么一定要穿裙子?不穿裙子穿诗袍也可以啊!又想到平时的我很爱唱歌,也喜欢在练诗当中找到神对我说话的身影。然而那天晚上 想到这三个片段,我竟伤心地抽搭起来,在发觉无法克制自己情绪的同时,我想起厉姊在恢复性别课程中的讲义内容。   我想到一节经文:「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我要称谢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祢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祢的眼早已看见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写在祢的册上了。」(诗一三九:13-16)接着又看到另一段话:「喔!你是如此如此特别,在上帝的眼中,没有人能取代你。」而此时哭到泣不成声的我,早就没有任何体力去安慰自己的负面情绪,我唱着这首歌并默想着诗篇里的词,将歌词里的你改成我,我写下了这段话:「亲爱的天父,我相信祢看我受造奇妙可畏,祢造我的肺腑、造我的胸部、造我的生殖器都是奇妙可畏的,祢的作为奇妙且美好,祢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祢按着祢的形象造我,在我身上有祢的形象,我要赞美祢。祢造我的胸部是为了延续后代,使生命得以延续,需要得以饱足。我感谢祢,每个器官都拥有它独一无二的功能,但耳朵不能喂养我的下一代,眼睛、鼻子、嘴巴也不能,只有我的胸部能喂养我的孩子。天父我要为着我的胸部感谢祢,因我的胸部受造奇妙可畏。」   在经历这些过程之后,聚餐的日子即将来到,而我却在前两天生病发烧,但对我来说其实一切都已经准备好。我还记得那天,我在气温低到冷得发抖的中午,穿起我的裙子,在大街上骑着我的小绵羊机车,突然「心甘乐意」这四个字在脑海中闪过,蜕变的开始就在于思想的转变,可以是前一秒钟的事,也可以是一辈子都想不通的事,于是这快乐愉悦的一餐即将开始……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爱与学习 认识陪伴同性恋手册 何谓性倾向(Sexual Orientation)? 性倾向是指人在‘性与爱’方面明显地持续受某一性别或某一形式的吸引,并感到渴求。 性倾向一般而言主要有三种:同性恋倾向、异性恋倾向、双性恋倾向。如果某人长期经验同性间性和爱的吸引和渴求,他就有‘同性恋倾向’。同样,如果某人长期经验异性间性和爱的吸引的渴求,他就有‘异性恋倾向’。如果某人长期经验同性和异性和爱的吸引,他就有‘双性恋倾向’。 性倾向何时形成? 性倾向约在11至14岁间开始形成,14至20岁之间,性倾向仍是浮动的,可受环境影响而改变,所以学者专家认为不宜过早确认同性恋身份。 ...
点我阅读
【记者陈淑安报道】「反性倾向歧视条例」立法讨论,在香港社会中酝酿多时,连平机会主席周一岳都出席支持立法的游行,可见同志运动在香港的气势越来越强。「家庭更新协会」季刊(2013年7月)曾刊登由美国临床心理学家黄伟康所写的文章,帮助教会有效回应同志运动,对应今天的情势也能提供真知灼见。 作者建议,教会可从三方面作出回应。第一,教会领袖必先处理好自己的婚姻,做好榜样,同时多举行恩爱夫妇营、婚后关怀运动等。因为父母有美满的婚姻,对子女成长有重要的正面作用。 第二,要做好教导会友的工作。教会牧者可以主动去物色成功脱离同性恋生活的前同性恋者,让他们多讲见证,叫弟兄姊妹知道,同性恋是可以改变的,甚至有可能变回异性恋,甚至结婚。 第三,教会做社区关怀时,除了长者、孤儿寡妇等等之外,也要关心同性恋者。对于爱滋病患者,更不要恐惧,而是关怀、照顾,包括医疗照顾。教会不应只顾辩论及抗衡,而是要服侍同性恋者,用爱心去表达神的爱。 教会面对同运时,千万要避免有污点、盲点、缺点。首先,教牧同工要小心在性方面的操守,免得因其身不正,不敢回应有关议题。另外,教会领袖替人主持婚礼之余,亦要关心新人的婚姻关系,做好婚前、婚后的辅导工作。最后,面对同性恋者,不能只懂得骂人,而不去服侍他们。 作者认为,教会比起同志运动,确有不少弱势,例如不可说谎、不够积极、讲求理性、只能部分时间投入关注等等。不过,作者同时相信,教会因为有真理和爱,且最重要是相信神的能力,必定可胜过对方的计谋。 面对同志运动,美国教会有个致命的弱点,是香港及许多亚洲教会所没有的,就是政教分离,在讲坛上不可谈及社会议题。因此作者鼓励香港教会多在讲坛上讲述有关信息,甚至邀请其他地方的讲员来分享,让会众懂得分辨是非,以免被同性恋文化淹没。 资料摘自 : 国度复兴报 ...
点我阅读
资料来源 : 生命季刊 一个同性恋浪子的重生之路 编者按:“中国福音大会2009”的开幕式上,一个家庭—来自台湾的袁立扬(题图左一)、蒋朗今(中)夫妇,和他们的儿子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题图右一)— 一同为主作见证。 是 神的大能,引领着一个同性恋儿子的归家之路;是 神的恩典,成全了一个心碎母亲的殷切盼望;是 ...
点我阅读
文/平 “同性恋”是很多教会至今都不敢或不懂得如何正面回应的一个议题。然而,无可否认的是:教会内有这困扰,教会外有这趋势!我们更不要以为教会中没有“在挣扎中的同性恋者”,他/她们不敢表白是因为害怕被责备、被审判、被拒绝、被迫停止事奉,甚至被赶出教会! 教会是个坚守信仰立场的群体,但教会并不只是反对同性恋的行为,更应该要提倡健康的“婚姻与家庭”的概念。所以,教会要有一定的“容纳性”和“开放性”接纳同性恋者;但同时,教会的立场却绝不因此被影响或妥协! 上帝透过《圣经》教导信徒们,要以爱关怀身边的人;我们教会也的确进行很多关怀事工,包括:建学校,办医院、老人院、孤儿院等;我们也透过文字、音乐、艺术、媒体……发挥对社会的影响力,可是似乎就独独漏了“同性恋”这“冷门生意”! 看到自己的责任 我想,身为基督徒不应只局限于信徒间的彼此相爱,更要有对非信徒有“爱的责任”。只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什么样才是真正爱这群体。有很多非同志因没有真正了解“同性恋”而盲目支持他/她们(同性恋者),这并不是爱;让他/她们继续过现在的生活,却没想过帮他/她们解决问题,这也不是“爱”;责备同性恋者不该过这样的生活,却又提不出任何协助的方案,这不叫“爱”;只愿意在背后为他/她们祷告而没有具体的行动,更不能称为“爱”。 事实上,如果深入了解,这些“同性相怜”者很多并不是出于自愿的选择,他/她们内心其实也充满了挣扎,需要别人加以体谅和关怀!我相信,如果教会与信徒对他们多一些了解,就会发现原来大部分成功改变的“同性恋者”都认为:宗教信仰对他们的支持,对他们的改变起着重要的影响! 故此,面对同性恋者,我们应在持守真理下,以耐心聆听、关怀对待,以爱心引导他们归向上帝的赦罪及恩典中。因而,让“爱与学习”成为你我在认识、陪伴同性恋者们最珍贵的良方: 爱让我们学会了解、沟通,在别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责任。我们也要学习聆听,将心比心,学习合时宜地面对同性恋者。所以,陪伴同性恋者,好让他们能够走出过去的阴影与恐慌;虽然会面对一些问题与挑战,但尽量以同理心聆听对方说话,明白对方的感受,不要太快论断、贴标签。只要我们能在爱中“完全”(因为约壹四18 :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其实是可以做到关怀对方的! ...
点我阅读
供稿/年会资讯传播部 2015年美国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后,近日在台湾也通过了这项法案,并宣称这是“台值得骄傲的一天”。在现今的教会中,不乏同性恋者的踪影,但教会却甚少给予弟兄姐妹这方面的正确教导与态度。所以在碰到同性恋者,常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投以异样的眼光;又或本身是同性恋者时,也不知道如何自处,不知所措。 2012年4月10日,于年会资讯传播部第二次会议中,部员张济仁献议成立工作小组探讨色情文化,此议获得当时的吾会会长苏慈安牧师及部员们一致认同,议决由本部主催,邀请幸福家庭与辅导部、青少年事工部(当时为青少年组)共商对策。 八天后,首次讨论会于4月18日举行,会中决定由年会资讯传播部负责拟订“防治色情文化工作”推动计划。经过四次讨论会之后,2012年12月4日召开第一次会议。会议中成立“防治色情委员会”,委员会阵容为:主席苏慈安牧师、资讯传播部干事黄靖斌任文书兼总策划人(之后又选出财政,由当时的幸福家庭与辅导部干事郭鸣凤担任),其他委员包括:资讯传播部、幸福家庭与辅导部、青少年事工部的主席和干事,以及各教区社会关怀执行会。为使事工能触及广大群众,吾会更连结诗巫市议会及《星洲日报》,共同推动防止色情文化事工。 将同性恋课题纳入事工 创立初期,事工原以防治色情为主,但因“挣开色情魔网”现身说法分享会之讲员罗碧玲牧师的同性恋经历引起极大的回响,委员会逐决定将同性恋课题纳入事工范围。2014年,本会迈出关怀同性恋者的第一步。8月期间,罗牧师分别于诗巫、美里及古晋三个教区主讲中、英语“关怀同性恋者培训初阶课程”;2015年5月则举行进阶课程。迄今,该培训课程已举行三届,完成初、进阶课程者达到159人。 时至今日,本会推动关怀同性恋事工已迈入第六年。所推动的事工包括了见证分享会、同性恋辅导培训课程、讲座会、交流会、拍摄相关电影以及电影分享会等。 以下是本会于2013至2018所进行的“关怀同性恋者事工”: 一.信仰与心痒——性上瘾辅导培训课程 2013年,举办“信仰与心痒——性上瘾辅导培训课程”,共有25位学员报名参与。 ...
点我阅读
文/黄靖斌(年会资讯传播部干事) 同志运动(下称“同运”)绝对是一个经过精心部署、有组织、有策划的运动。同运人士有计划地宣传和美化自己的行为,策略的第一步就是公开地谈论同性恋,原理是:司空见惯的行为,很快被视为正常。同运的最大武器,也就是所有商业宣传最大武器——媒体。当阅听众在媒体经常接触同性恋,便见怪不怪。这是媒体在人类行为中形成的另一种污染,也就是“负功能”:麻醉大众、报导失真。 宣传在乎包装,同运人士知道除了让公众习惯接触同性恋外,媒体如何描绘同性恋也很重要,那就是将同性恋者刻划成很有吸引人、是受害的一群,同时又丑化反对同性恋者。这套策略已行之有年了,现在到处都可听到“人权”、“包容”等字眼;而教会,则被贴上“保守”、“歧视”、“恐同”的标签。此情此景正活生生地在台湾发生。 基督徒集体失语 同运人士擅长使用媒体为发声的器具,因为他们深知传播在一个行为系统中具有:守望、决策、教师、娱乐和动员的功能。反过来看教会,教会又如何看待媒体呢?在这个言论自由、百鸟争鸣的新媒体时代,我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基督徒好像集体失语。当许多公共议题在媒体、新媒体上流窜,各种言论和思想在其中碰撞时,基督教信仰却缺席,基督徒也缺席!已经有许许多多的国家领导人、政党、公司企业、异端、色情及暴力网站供应商、网路猎人,透过媒体、新媒体宣传他们的意识形态、价值观、产品,他们在媒体和新媒体上以千奇百怪的手法来说服别人、影响别人;但弔诡的是,这一块“兵家必争之地”,唯独基督徒(大部分的)表现得兴趣缺缺、事不关己!(所以有许多基督徒身受媒毒、网瘾之害一点也不出奇啊!) 对于同性恋议题,教会偶尔会运用媒体;但从教会传播出去的声音多以反对同性恋、反对同性婚姻的意见为主,造成社会大众对于教会的刻板印象就是:基督徒反对同性恋,仅此而已。 其实,同运人士并不担忧这样的声音,因为他们就能伺机反击教会守旧迂腐,有恐同症,暴露其对同性恋的仇恨以及矛盾,引起一些人“锄强扶弱”的心态,觉得有必要格外保护被基督教打压的他们。有些基督徒在媒体出言不逊,大肆鞭笞、定罪同运,结果弄巧反拙,助长了同运份子的声势,替他们增添弹药,让他们抓住最糟糕的例子当作正统福音派人士的典型。于是,关注社会公义者,包括基督教牧师,也以为他们需要受保护,真的就陷入圈套,无意中协助了同运份子打击基督徒群体,形成对立的局势。 去年,台湾在举行平权公投、爱家公投之前,有几场电视辩论,其中一场是挺同的陈思豪牧师与反同的赵晓音牧师针对“同婚是否另立专法”进行辩论。这是台湾史上第一次有两位牧师站在不同立场,于电视节目中针锋相对。我与先生收看网路直播,对于陈牧师偏颇的言论深感痛心,上帝的仆人怎么在这事上失去了界线呢?!直播时,许许多多挺同的网友以各种不堪入目的字眼污辱赵牧师,将她妖魔化。数据虽然显示同运人士绝非弱势群体,他们却善于利用媒体,令人觉得他们是受害者,不是侵犯者。媒体是同运手上的一张皇牌,能使众人对同性恋不再反感,反增好感与善感。当基督徒失语时,他们更能畅所欲言、无所不用其极地藉电影、电视、娱乐成功推动同运,箝制基督教。 成为同性恋者的好邻舍 回到教会的媒体来看,没错,为了维护家庭制度、护卫圣经真理,基督徒理当发声,为基督发声。我们要让世人看见,上帝爱那些在性和性别上破碎的人,并且能够恢复、医治他们的生命;不是用圣经定罪、责骂同志运动或同性恋者,而要展现出基督的爱和关怀、具体的行动。 ...
点我阅读
  •  
  •  
  •  
  •  
  •  
  •  
  •